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马苏巅峰身材(女演员马苏近况如何)

简介1905电影网专稿 就连自己都没想到,导演曾经在综艺节目上的口头承诺,竟然会兑现成电影。 一位抚养了“国家孩子”的额吉,在她的身...

1905电影网专稿 就连自己都没想到,导演曾经在综艺节目上的口头承诺,竟然会兑现成电影。

马苏巅峰身材(女演员马苏近况如何)

一位抚养了“国家孩子”的额吉,在她的身上不仅仅是母爱,更是无私完成祖国任务的大爱。萨仁娜是无数草原额吉的缩影,称得上是内蒙历史长河中的“大女主”。

“我有点懵,但真的很激动。”

马苏幻想过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再与尔冬升合作,但没想到会是一个如此厚重的角色,“能得到这样的角色,真的是我一生的荣幸。”

诚然,在过去几年里,网络上对她各种谈论,无非都是关于她为何“无戏可演”;在综艺节目上,她也哭诉,没有机会,但自己连群众演员的可能都不会轻易放过。

舆论之下,从来不会有人质疑她的演技。

正如尔冬升谈及选择马苏出演《海的尽头是草原》的原因,并不完全是当初的允诺,更重要是这个角色适合她,“她的成熟度合适,那就找她来演这个吧,其实并没有很刻意。”

只是对于马苏而言,尔冬升的选择和这个角色是“黑暗时刻里,生命的一盏灯”。

01.蒙语

电影拍摄的第一场戏,正是正片里的最后一场戏,镜头从故事原型人物“草原母亲”都贵玛慢慢平移到萨仁娜身上,完成了戏剧与生活的历史对望。

那也是马苏第一次见到都贵玛老人,此前只是通过新闻资料和剧本了解的人,此刻正站在自己面前,她对这个角色突然有了更深的认识,“所有的岁月痕迹都在她的每一道皱纹里,所有她的经历,所有她的善良,也都在她的每一道皱纹里。”

但与此同时,导演突然提出一个要求,要将原本单纯望向天空的戏,再加一句蒙语台词,“终有一天我们会见面的,到时候我把他的成长故事说给你听”。

事实上,在开机半个多月前,尔冬升才决定让演员们用蒙语说台词。马苏为此准备了一个小本子,手抄了近百句台词,以及各种生活中可能会用到的口语,然后在每句蒙语下面,像小时候学英语那样,给每句话标上了“音译”。

而这句临时加的台词,恰好是马苏的第100句蒙语台词,“那是我第一次尝试用蒙语说台词,好紧张,整个嘴啊,舌头都是打瓣的,导演当时都笑了。我自己又很担心导演会失望,也不希望因为我,老额吉在旁边一遍遍来。一直在鼓励自己放松,慢慢说,不要有任何的心理障碍。”

不仅是台词,而且这场戏对于观众,有足够剧情铺垫,但对于演员的首场戏而言,相对少了一丝情感建设。

好在,身边的老额吉给了马苏足够的信念,“那一瞬间,我感觉我就是经历了百年。我觉得我好像看到了我姥姥的样子,看到了我未来的样子,看到我儿孙满堂的样子。”

除了这场戏之外,在电影里,马苏有一场争取抚养国家孩子的戏,那个台词量对于她而言,非比寻常。

“你看它似乎只有这么几行,但那个状态就像是辩论一样,我不可以打任何的磕巴,要特别铿锵有力地说完。”马苏拿着她的小本子,向我们展示了她学习的整个过程中。

为此,她在住所的各个地方,都贴满了写满台词的便签,“每天都在背这些东西,这段台词最难,我在洗澡间就是贴了这段。”

不管学什么语言,最怕的就是说。尤其这种用汉字音译的学习方式,难免会有不标准的地方,马苏就一遍遍向剧组的内蒙籍演员请教,尤其是和阿云嘎对戏时,“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他听懂了我的台词,真的给了我很大的信心。”

02.表演

正如《海的尽头是草原》这个诗一般的片名,电影如散文诗一样,向观众展开草原辽阔的那段历史。如同草原上的牧歌,悠扬淡然,慢慢地拨动人的心弦。

只是观众通常会被那种大开大放的表演带动,被激情的段落感染,反而忽略了那种融入生活的表演。

在马苏看来,演员亦是如此,“对于演员更希望表演里有很多可以展现的空间,或者面对生死抉择,大是大非前的状态。但最难的表演则是默默付出。”

而《海的尽头是草原》里每个演员的表演正是如此,如同牧场上发酵的奶豆腐,需要观众慢慢品味。

萨仁娜这个角色非常纯粹,所有的情感动机只有那个时代赋予给她的价值,以及她作为母亲的职能。这份爱如勾子一样,带着观众进入影像,也让马苏去成为她。

在电影最后的时候,萨仁娜经历了丧子之痛,即便如此,电影里并没有太激烈的冲突戏,眼泪、无言,是这个角色当下的所有反应,“我到了内蒙之后,一直在观察每一个蒙古族的母亲,她们很温柔,也很内敛,就是默默付出。那场戏,我都没有去表演,完全是这个角色的本能反应。”

正片之外,其实还有一段她被告知儿子遇到意外,大哭的戏码。删减之后,角色的情感变得更为克制,而传递给观众的,变成了无声的情绪,空间留给银幕之外的人,让演员的表演和观众的情绪形成真正的循环。

表演的好看,不仅仅是在于演员本身的发挥,还有和对手的互动。

可是,在《海的尽头是草原》里,马苏对手戏最多的是小演员罗意淳。没有接受过体系学习的儿童演员,始终用自己的本能在镜头前表演,这反而给马苏带来不小难点。

戏外各种想方设法的“讨好”,也成为了马苏这次意想不到的收获,“好像圆了我以前想当幼师的心愿。”

03.机会

我们试图用《海的尽头是草原》为面前这位演员找到一个全新的价值,“一个阶段性的总结”。

不可否认,这部电影相较于她之前在综艺节目上的告白而言,实属意想不到的机会。如果说在节目上,很多人看到了这位演员的活力,那么,在大银幕上,这位演员的可能性和张力,再次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。

“即便之前没那么多戏来找我,我都没有放弃过对表演的追求,我一直在学习,用我所有的感知去传递。”至少,如今马苏用“萨仁娜”交出了答卷,“我希望观众看到的是一位草原额吉,而不是马苏”。

至于这部电影之后,会有其他什么机会,或者变化,她也不敢确定,“我做演员的心没有动摇过,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多像尔冬升这样的导演看到我的执着和用心。”

交流之后,我们重提马苏从影路上的第一部电影作品《铁人》,彼时她还凭借这个角色,获得了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。

那是属于她的第一个电影机会,来自尹力导演。

“我那时候走进片场听到胶片转动声,我紧张到发抖,真的触电了。现在回想,我自己演得很不好,太紧张,太青涩了,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做些什么,只是内心很笃定,我要成为一名有质感的电影演员。”

只是现在再走进片场,过去的表演,以及生活的所有经历,都成为了马苏的“武器”,“我觉得这一切让我更淡然,更通透。”

《海的尽头是草原》之后,不管是什么作品,对于她而言,都是下一个阶段。

“我想可以是一部喜剧吧,作为演员,希望可以给观众带去快乐。”

发表评论